09年7月青海杂感

 

不知道是否和青海湖结缘,连续三年夏天都在青海湖边度过。


碧蓝的天空,广袤的草原,马群激起的尘土,神秘的黑帐篷,翱翔于空中的使者(藏民把鸟认为是天的使者,它们是飞翔于天际间的精灵)都成了这三年来记忆中最为神奇和美丽的片段。在吵杂的大城市,时而会陷入无尽的压力不能自拔,时而会感叹令人窒息的人际的倾轧,不自觉间,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碎片就会慢慢涌出,躺在某个角落,一个人静静地回忆在青海湖的那些日子。

有人说过,旅行是面镜子。年少时踌躇满志离开,年迈时安静的归来,这一去,一来,瞬间照出了岁月的无情流逝。时光匆匆,聚散间,你我早已天各一方。青海湖蓝色的湖水依稀中看到了自己的成长的影子,07年轻舞飞扬,08年亲手触摸高原土地的感动,09年更多的是成长的积累。


青海湖的夜空是最美丽的。黑夜,从头顶一直落到天际处。远离了城市的灯火辉煌,只有繁星点缀在苍茫的夜空。住所后面的山上不时会传来僧侣诵经的声音。每一句喃喃祈祷声中好似藏着巨大的痛苦,像是要给你讲述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在如此环境下,每个中国文人属于夜空的那一份幻想,都会被悄悄打开。小时候听说人死后就会变成天上的点点星星,那无穷尽的天际间繁星是否真如古人所说的寄托了凡人无数的思念呢?我不得而知,唯有仰望天空。或者人本来就是天地间的一部分,古人追求天人合一,是否意味着自然的壮美才是打开人心中本能的那个锲子呢?佛有云:“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佛祖释迦摩尼,菩提树下八日顿悟,而后成一代佛学大师。青海湖的旅行,是否真如佛家所说的是人生体验中的一次缘分呢?

这是一次在旅途中听来的故事。一个失意的人,因为莫次意外他失去了世间所有的依靠:家人,爱人,朋友,整日如孤魂般存于世。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大漠戈壁中的嘉峪关,站立城头,古老的城墙外是望不到头的,被夕阳染成金黄色的戈壁大漠,城墙内是沙漠中坚强的矗立了千年的城市。不知是否是这充满了佛家禅意的幻境,触醒了他沉睡的灵魂,失意的人跪在残缺的城墙痛哭了一场,而一个人径自离开,此人后来成了某知名企业的老总。苦难面前人真需要换一个角度,但这个漂亮的转身对于常人来说又是何其艰难。人生的本质决非享乐,而是苦难。纷纷扰扰的嘈杂的城市中,灵魂是沉睡着的,一旦我们感到幸福或遭到苦难时,它便醒来了。有人说过,如果说幸福是灵魂的巨大愉悦,这愉悦源自对生命的美好意义的强烈感受,那么,苦难之为苦难,正在于它撼动了生命的根基,打击了人对生命意义的信心,因而使灵魂陷入了巨大痛苦.


青海湖的天是一种彻彻底底的蓝,蓝的有时候让你刺眼。青海湖环湖调查的路上,管理局的侯站长给我们重复的一句话是:“到了新疆你会知道地有多广,到了青海你才会知道天有多大。”的确,天大地大,对于我们习惯了生活在城市狭缝中的人来说,有时候真是羡慕在这片天空下生活的每个生灵。环湖调查的过程中,有时候会碰到一些放牧的藏民。从他们的眼中,外面的世界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现代文明却在不经意间侵入了他们的生活中。很多人家里装上了电视,有钱的还购上了摩托车。路上经常碰见那些追求时尚的藏族青年三三两两骑着摩托飞驰而过,一个藏族老妈妈告诉我们:“狗娃子,不爱放羊,只知道玩了,管不住了。”或许在年老人的眼中还是黑帐篷里面才有安静的生活,外面的世界都太过吵杂了。藏民尽管不知道环保,但对他们来说这儿的每一滴水,每一片土壤,每一个动物,都带着神的气息。对于天,他们是敬畏的,迎风吹动的经幡是在祈求着神灵的庇佑。藏民从不把用过的水倒进青海湖里面,生怕自己的不小心,玷污了圣洁的湖水。青海湖的鸟是幸运的,藏民重来不打鸟,因为鸟是天的使者。青海湖边,你时常会看到牧羊的藏民和安静觅食的鸟群相安无事一起生活,好像早已经成了朋友,在互相欣赏着对方的生活,连一向狂暴的藏獒也会安静的躺在一边。这样的情景,在内地的任何一个湖泊,湿地都无法看到,更多是令人惊心的是由于人类的贪图口快而滋生的捕鸟大军,触目惊心的被盗卖的数量,令人眼花缭乱的捕鸟工具,人啊,人啊,没有信仰是个多么可怕的事?

藏民给我说过,上天总有一天是会将人的罪戾洗刷。SRAS,禽流感,猪流感,给人的教训还不够吗?由于近几十年的滥捕滥杀,普氏原羚已经从19世纪初的几十万头减少到今天的不足千头。青海湖水域面积的不断减少,不合理的旅游开发已经严重干扰了鸟类平静的生活。环境问题犹如悬挂在青海湖这片净土之上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这最后的蓝天下,人类已经无路可退。青海湖,能否在人类无穷的贪欲面前独善其身呢?
 

是时候保护这片人类最后的净土了。不知是否是佛家所说的缘,还是鸟群拍打翅膀的声音,或是儿时追寻那神秘的自然的冲动,指引着一群追梦人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贫瘠的草原。卫星跟踪鸟类,视频监控网络,可移动数据采集系统,青海湖基础数据平台,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高科技设备被大量应用到青海湖的各项保护工作中。如果把这群追寻梦想的人的比作南飞的大雁的话,这群大雁的头鸟当之无愧的是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中心的总工程师阎保平研究员。作为中国第一位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简称ISOC) 理事会理事,阎老师获得的名誉已经够多。当别人还在困惑于一位如此成功的女科学家,为何要在60岁的时候,放弃一切义无反顾的投入到青海湖保护中的时候,阎老师已经带领他的团队踏上了新的旅途,数字卧龙大熊猫保护基地。在这个吵杂,浮躁的时代,这群追寻梦想的人正在用他们的双手改变着,或许真的能够为子孙后代做出点什么。

哲人说过,苦是性格的催化剂,它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暴者更暴,柔者更柔,智者更智,愚者更愚。生命总是在不断的激流奔腾中彰显强健。青海的每一寸山河,早已经融入到我们年经的记忆中,或许这会成为我们以后构建人格的每一个分子。

Merlin Tang

2009-7-30

作于青海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Advertisements

09年7月青海杂感”的一个响应

  1. ,苦是性格的催化剂,它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暴者更暴,柔者更柔,智者更智,愚者更愚。生命总是在不断的激流奔腾中彰显强健。青海的每一寸山河,早已经融入到我们年经的记忆中,或许这会成为我们以后构建人格的每一个分子。想起一句话思而悟悟而卓加油。

  2. 走南闯北。到处旅行,驻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常常可以看清自己和周遭的事务。我来北方四个月了。逐渐的认清自己和看到未来要走的路。看到你的文字,一部分是你的感触,一部分更是你人生的一种积累,或者说是一种财富。祝在北京一切安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